没有电的校园

11月27日,由于供电局的例行检修,全校停电一天。

上午7点半,教师的电灯突然熄灭,不知真相的同学们以为又有人捣蛋拉了电闸,环顾四周,别的教室也都没有电,这是大家才知道,停电了。

停电对教学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电脑课已经离不开电了,只好改作自修;其他有些科目需放映电子课件或用投影仪的也只能改用粉笔和黑板。

临近中午,大家纷纷议论食堂拉卡机没有电怎么用。有人认为,免费吃饭一天;有人认为,有备用电源;还有人认为,一律付现钞。去了食堂才知道议论多余,里面有备用发电机,不过功率较小,只能维持拉卡收银系统运行,不能开电灯。

晚饭时,除了收银系统外,别的地方都点起了蜡烛。饭菜质量与平时差不多,因为做饭主要是用煤气的,只有少数食品需要用电炉。

帅哥的标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学到了“帅哥”一词。那么,“帅哥”是什么呢?

有时,“帅哥”泛指男人。在“网友世界读者交流网站”(http://www.pcdiy.com.cn/)的用户申请表中,性别栏中不见了通常的“男Male”、“女Female”,取而代之的是“帅哥”、“靓妹”。很明显,这里的“帅哥”就是“男”的代名词。

《现代汉语词典》1967、1985版都没有给“帅哥”下定义,不过,对“帅”的定义是“英俊,潇洒,漂亮”。

“英俊,潇洒,漂亮”是许多男青年追求的目标,也是一些女青年的择偶标准,难怪它成了“男”的代名词。

我也一直想成为“帅哥”,不过我目前仅仅自喻“半个帅哥”,因为我没有达到我对“帅哥”标准的理解。我心目中的“帅哥”是这样的:

Standard of Cool Man

Nowadays, more and more young men have learned the word “cool man”. However, what is a “cool man”?

Sometimes, “cool man” means “male”. In a form of Net Friends website (www.pcdiy.com.cn), in the sex field, “cool man” can be found in place of “male”, and “pretty girl” instead of “female”. It's clear that “cool man” means “male” here.

My dictionary didn't give a definition of “cool man”, but the definition of “cool” is “handsome”.

“Handsome” is a target of many young men as well as a standard of the boyfriends of young women. And so that “cool man” became the pronoun of “male”.

I have wished myself a cool man of a long time, but I have to say I'm only “half cool man” now, because I haven't reached my standard of “cool man”. A cool man in my mind is like this:

批考卷

星期二(10月15日)我班和年级里其他几个班参加了第一次信息科技测验,内容是Windows资源管理器基本操作和ACCESS2000数据库简单操作。在一天内,这么多人考试,考试软盘全由老师批改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作为班级信息课代表的我被老师“看上”了,老师让我和另一位同学负责批考盘。

中午12:30,我们准时来到1号机房。20分钟的简单培训后,我们就开始工作了。15分钟内,我批改了2张盘(当然不是我们班的)。

以后,不管中午、自修课,只要一有时间,我就拉上她去机房批改考盘。这其实是一项并不容易的工作。资源管理器操作是有专用的自动批改程序的,只要插上盘,运行一下就可以了;可是,ACCESS题目只能手工批改,在多批了几张盘后,机械、重复的“E1.mdb→FruitA→设计→……→查看‘超市名称’排序”的工序真让人乏味。在去了三次后,她终于忍不住了,在也不想去了;而我去了五次,基本完成了任务。

我们的校运会

9月29日我校举行了2002年度秋季田径运动会。

一大早,参加开幕式入场的红旗队、鲜花队(全部来自我们高一年级)和我们年级的“方队”(96人)就早早的赶到了田径场边,穿好服装,等待运动会的开始。7点20分开始入场,校旗队、红旗队、鲜花队、七个年级的方队、武术队、有氧操表演队踏着不太整齐的正步依次入场。我和另外几位同学由于没有参加竞赛项目也不参加入场式,就负责把提供给运动员的饮料搬到我们班的“阵地”——篮球场东北角。另外,我还带了自己的两瓶矿泉水和一本物理参考书。

在升国旗、校长讲话后,学生会主席宣布运动会正式开始。比赛很快开始了。但是我忘了带望远镜,所以看不见,我只好拿书出来看。当然我也看看比赛。

上午,我班的“阵地”上人很少,参加入场式的同学都不知去向,使政治班主任十分着急。原来,他们找不到我们,就去图书馆休息了。上午的比赛中,我班得了女子跳远年级第一名。

下午,我班的人基本到齐了。不过,3:25的男子1000M让我们惊得不小,因为参加比赛的王帅同学在3:10还没有检录,到处找不到他,急坏了3位班主任。原来他到教室里去了。最后他得了第六名。

“班班有歌声”活动与录音

“班班有歌声”活动即将举行,可是我们高一⑵班还没有选好到底唱哪两首歌。星期二下午团队课,宣传委员周艳同学跑到讲台上对大家说:“我初步定了雪绒花和橄榄树两首歌。谁有更好的请提出来。”唐沂同学提出了My Love,他对周艳唱了一遍;顾放想出了他最爱的第一次,也对周艳唱了一遍。我想向大家推荐得民心者得天下(电视剧雍正王朝的主题曲),我就站到讲台上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对全班唱了一遍,博得一片掌声,有22人表示这首歌好听。

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没有人再推荐其他歌曲,周艳说:“现在举手表决。请大家每人选两首歌。”结果,第一轮有6人投了我这首歌的票,第二轮只有9人,这首歌被淘汰了。入选曲目是橄榄树和My Love。

关键问题不在这儿。由于我上台演唱时,有六位同学正在开会,没有听到我的歌声,他们很想听一听,而我不太愿意再次演唱。夜里,由于张至雍同学的“甜言蜜语”,我唱了一段Edelweiss,没想到,他竟用复读机把我的声音录到了磁带上。以后的几天,我的“最新单曲”在宿舍、教室被反复播放。因为磁带质量不好,有的地方可以听到狮子叫似的呜呜声,让人听了哈哈大笑。

从〇是否是自然数说起

许多年来,〇一直不在自然数之列,《现代汉语词典》1957年与1985年版对【自然数】的解释都是“大于〇的整数”。于是,上海市中小学教材改革委员会在组织编写一期课改的《数学》课本时“顺理成章”的把〇排除在“自然数”范畴之外。我们这一届就用了这样的教材。

然而,几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把〇规定为一个自然数。一场表面上并不可见的混乱开始了。

《数学》在下一次印刷前作了紧急修改,从起始年级开始,〇统统改成了自然数。

社会上的出版物也不得不进行修改,否则将不能上市。

可是,我们这一届却困惑了。如果遇到“0∈N”还是“0∉N”这样的问题,我总是很犹豫。虽然,老师说,高考跟着教材走,应选后者,但是,国家标准怎么能变成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