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Gym vs American Gym

After graduating from University of Arizona, I went back to China for six weeks to apply for a new U.S. visa. Since weightlifting has become a part of me, I continued my workouts in a Chinese gym. The experience there is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American gyms.

Annual Membership, Please

Most gyms in China only sell annual memberships. Gym managers are secretly wishing that you would give up your ambitious exercise plan after several weeks, so that they could profit off you without devoting resources. My stay in China was six weeks, so an annual membership would be overkill and prohibitively expensive. I had to find a gym that offers single tickets. My gym of choice was "Fitness Club" (菲特妮斯健身会所) located in the basement of a grocery store. They agreed to offer me single tickets at ¥50 per visit.

In United States, most gyms are happy to sell you a day pass. Some gyms even offers a few free tickets so that a potential customer can experience the facility; this is also perfect for short-term visitors.

In terms of price, ¥50 per visit is about as much as $8 charged by University of Arizona Campus Recreation Center. However, personal income in China is much lower than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means a Chinese gym costs more than an American gym for local people.

Shocking Changes in China

After six years in Arizona, I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Arizona, and returned to China on Sep 01, 2017. My previous returning to China was in 2014, and China has changed greatly during my three years of absence.

Swipe Your Face

Fraud is a serious problem in China. The "standard" countermeasure is two-factor authentication, i.e. a random code sent to your phone. However, fraudsters have been able to convince the victim to reveal the random code on their phone. A stronger countermeasure is doing all transaction in person: you have to show up at the bank or phone company, and present your ID card. However, there are usually long lines in those places and thus it's not a pleasant experience.

The regulators invented a new way: "swipe your face". I bought a SIM card for my smartphone online. To activate my account, I must upload a picture of my ID card, and record a video of me acting according to a series of random instructions. The instructions could be: "blink your eyes, open your mouth, rotate your head to the left". The system would then analyze the video to confirm that I am alive and am the same person as shown on the ID card.

I believe video authentication provides much stronger authentication than asking for "mother's maiden name" and "last four digits of social security number" as most companies do in the United States. It is surely less convenient than answering a few questions, but this is a trade-off for China where fraud is more common.

思源湖畔的人们

交大人节《我身边的交大人》征文参赛作品

传说中,交大本没有湖,思源湖是人工开挖的。如今,思源湖是交大的一个标志。而在思源湖畔,可以看到交大人的一个缩影。

思源湖边的长椅上,大多数人或捧着书本、或看着笔记、或听着MP3中的外语录音,他们正在认真的自修。学习是大学生的首要任务,也是大学生活的主要目的。交大要建成一所综合性、研究型、国际化的世界知名的高水平大学离不开每一个交大人的努力,每一个交大人都没有理由不认真学习。自修作为学习的重要手段和必要环节,当然是值得推崇的。

信步走向思源湖北端,包玉刚图书馆矗立在眼前。只见图书馆门口交大人进出络绎不绝,刷卡进去,阅览室里鸦雀无声,同学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做作业,充分利用宝贵的每一分钟。图书馆具有丰富的藏书,包含了数目庞大的资料,求真务实、敢为人先、与日俱进的交大人,为了弄清自己学习、科研中的疑惑,使用图书馆的资源,查询前人的成果,加以创新,形成自己的见解。

思源湖南面有一片大草坪,称为仰思坪。正如它的名字所表达的,交大人们在这片草坪上仰卧着,享受阳光、享受生活、仰望蓝天,思考着科学的难题,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己任,牢记“饮水思源,爱国荣校”的校训,准备着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出力。

高中记事·往事点滴

走过高中》今天正式发表了,发表在我的一个网站上,用我花了三天工夫编写近千行程序代码的论坛作支撑。昨天我用电子邮件向几位同学做了推荐,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三个人在论坛注册了,可见大家也是非常感兴趣。

那组文章共15篇,包括7篇人物传记(涉及12人)和3篇故事,以及3个附录。班里前前后后共有56位同学,还有十余位老师,发生的故事岂止百个。不管怎么说,那15篇文章的容量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我决定再写一组,就在上一组正式发表的日子开始。虽然回忆可能有点痛苦,我的文笔也不算优美,但是能把这些事情在忘却之前记录下来,还是很有意义的,所以我也不再计较写作的累和打字的烦了。

2005-08-03

走过高中·往事点滴

终于有时间来回顾一下高中的生活了。

刚刚毕业。我看到,毕业这天,同学们离开学习、生活了三年的教室,目光中是那么恋恋不舍。高中的生活,的确是值得回味的。所以,还是把我在高中的经历用文字记录下来吧。虽然我写过不少日记,但是集中的记录还是必要的。

七宝中学是所好学校。当时,我是以闵行区推荐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这所学校的。当时我不禁有点后悔,没在志愿表上填上交大附中那样的名校。现在回想起来,幸好当时填的是七宝中学,而不是交大附中!七宝中学同样是寄宿制高级中学,虽说教学水平可能不及那些名校,却很适合我。七宝中学给我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舞台,让我充分展示自己的各个方面,从学习,到社团活动。在其他学校,也许就没这么幸运了。所以,选择七宝中学,选对了!

“走过高中”记录的,就是点滴的往事。这里,一切都是真实的。

校园一角

七中校园的西南角是个荷花池。在学校征集名称中,由于《荷塘月色》的出名,这荷池被取名为“自清池”。

我第一次去自清池时,是学了《荷塘月色》以后。 在此之前,我虽已知道有这个池,但一直没有时间去参观。 而在读过《荷塘月色》以后,我下决心要去看看这“自清池”。

那天清晨,我比平时早起了十分钟,“荣幸”的当了食堂的“开门客”(第一个买早餐的人)后,六点五十分来到了自清池前。 那天有一层薄雾,太阳还刚刚出来,荷花池周围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很不幸,这层面纱使我没能领略荷花池的芳容。 尽管我捧着语文课本朗读着这篇著名的《荷塘月色》,我还是没有能力揭开这层面纱。 我决定改天再次拜访自清池。

第二次去是在期中考试期间。 由于是交叉考试,不能在教室复习,而宿舍里的棋牌大战和食堂里的人声鼎沸都不是适合复习的环境,这荷花池当之无愧成了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语文考试的前一天下午,我步行在池上的柳青亭与艾青亭之间,朗读着《荷塘月色》,时而又望着池中央竖起的小山上刻着的“自清池”三个大字尝试着背诵这篇文章。 语文考试过后,我再也没有心思去踱着方步读散文了,而是找了条石凳坐下来背公式、背单词。 有时候,复习累了,我也会眺望一下南端草坪上正在嬉闹打滚的中预年级的小朋友们。

没有电的校园

11月27日,由于供电局的例行检修,全校停电一天。

上午7点半,教室的电灯突然熄灭,不知真相的同学们以为又有人捣蛋拉了电闸,环顾四周,别的教室也都没有电,这是大家才知道,停电了。

停电对教学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电脑课已经离不开电了,只好改作自修;其他有些科目需放映电子课件或用投影仪的也只能改用粉笔和黑板。

临近中午,大家纷纷议论食堂拉卡机没有电怎么用。有人认为,免费吃饭一天;有人认为,有备用电源;还有人认为,一律付现钞。去了食堂才知道议论多余,里面有备用发电机,不过功率较小,只能维持拉卡收银系统运行,不能开电灯。

晚饭时,除了收银系统外,别的地方都点起了蜡烛。饭菜质量与平时差不多,因为做饭主要是用煤气的,只有少数食品需要用电炉。

批考卷

星期二(10月15日)我班和年级里其他几个班参加了第一次信息科技测验,内容是Windows资源管理器基本操作和Access2000数据库简单操作。 在一天内,这么多人考试,考试软盘全由老师批改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作为班级信息课代表的我被老师“看上”了,老师让我和另一位同学负责批考盘。

中午12:30,我们准时来到1号机房。 20分钟的简单培训后,我们就开始工作了。 15分钟内,我批改了2张盘(当然不是我们班的)。

以后,不管中午、自修课,只要一有时间,我就拉上她去机房批改考盘。 这其实是一项并不容易的工作。 资源管理器操作是有专用的自动批改程序的,只要插上盘,运行一下就可以了;可是,Access题目只能手工批改,在多批了几张盘后,机械、重复的“E1.mdb→FruitA→设计→……→查看‘超市名称’排序”的工序真让人乏味。 在去了三次后,她终于忍不住了,再也不想去了;而我去了五次,基本完成了任务。

我们的校运会

9月29日我校举行了2002年度秋季田径运动会。

一大早,参加开幕式入场的红旗队、鲜花队(全部来自我们高一年级)和我们年级的“方队”(96人)就早早的赶到了田径场边,穿好服装,等待运动会的开始。7点20分开始入场,校旗队、红旗队、鲜花队、七个年级的方队、武术队、有氧操表演队踏着不太整齐的正步依次入场。我和另外几位同学由于没有参加竞赛项目也不参加入场式,就负责把提供给运动员的饮料搬到我们班的“阵地”——篮球场东北角。另外,我还带了自己的两瓶矿泉水和一本物理参考书。

在升国旗、校长讲话后,学生会主席宣布运动会正式开始。比赛很快开始了。但是我忘了带望远镜,所以看不见,我只好拿书出来看。当然我也看看比赛。

上午,我班的“阵地”上人很少,参加入场式的同学都不知去向,使政治班主任十分着急。原来,他们找不到我们,就去图书馆休息了。上午的比赛中,我班得了女子跳远年级第一名。

下午,我班的人基本到齐了。不过,3:25的男子1000M让我们惊得不小,因为参加比赛的王帅同学在3:10还没有检录,到处找不到他,急坏了3位班主任。原来他到教室里去了。最后他得了第六名。

“班班有歌声”活动与录音

“班班有歌声”活动即将举行,可是我们高一⑵班还没有选好到底唱哪两首歌。 星期二下午团队课,宣传委员周艳同学跑到讲台上对大家说:“我初步定了雪绒花和橄榄树两首歌。谁有更好的请提出来。” 唐沂同学提出了My Love,他对周艳唱了一遍;顾放想出了他最爱的第一次,也对周艳唱了一遍。 我想向大家推荐得民心者得天下(电视剧雍正王朝的主题曲),我就站到讲台上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对全班唱了一遍,博得一片掌声,有22人表示这首歌好听。

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没有人再推荐其他歌曲,周艳说:“现在举手表决。请大家每人选两首歌。” 结果,第一轮有6人投了我这首歌的票,第二轮只有9人,这首歌被淘汰了。 入选曲目是橄榄树和My Love。

关键问题不在这儿。 由于我上台演唱时,有六位同学正在开会,没有听到我的歌声,他们很想听一听,而我不太愿意再次演唱。 夜里,由于张至雍同学的“甜言蜜语”,我唱了一段Edelweiss,没想到,他竟用复读机把我的声音录到了磁带上。 以后的几天,我的“最新单曲”在宿舍、教室被反复播放。 因为磁带质量不好,有的地方可以听到狮子叫似的呜呜声,让人听了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