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电的校园

11月27日,由于供电局的例行检修,全校停电一天。

上午7点半,教室的电灯突然熄灭,不知真相的同学们以为又有人捣蛋拉了电闸,环顾四周,别的教室也都没有电,这时大家才知道,停电了。

停电对教学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电脑课已经离不开电了,只好改作自修;其他有些科目需放映电子课件或用投影仪的也只能改用粉笔和黑板。

临近中午,大家纷纷议论食堂拉卡机没有电怎么用。有人认为,免费吃饭一天;有人认为,有备用电源;还有人认为,一律付现钞。去了食堂才知道议论多余,里面有备用发电机,不过功率较小,只能维持拉卡收银系统运行,不能开电灯。

晚饭时,除了收银系统外,别的地方都点起了蜡烛。饭菜质量与平时差不多,因为做饭主要是用煤气的,只有少数食品需要用电炉。

批考卷

星期二(10月15日)我班和年级里其他几个班参加了第一次信息科技测验,内容是Windows资源管理器基本操作和Access2000数据库简单操作。 在一天内,这么多人考试,考试软盘全由老师批改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作为班级信息课代表的我被老师“看上”了,老师让我和另一位同学负责批考盘。

中午12:30,我们准时来到1号机房。 20分钟的简单培训后,我们就开始工作了。 15分钟内,我批改了2张盘(当然不是我们班的)。

以后,不管中午、自修课,只要一有时间,我就拉上她去机房批改考盘。 这其实是一项并不容易的工作。 资源管理器操作是有专用的自动批改程序的,只要插上盘,运行一下就可以了;可是,Access题目只能手工批改,在多批了几张盘后,机械、重复的“E1.mdb→FruitA→设计→……→查看‘超市名称’排序”的工序真让人乏味。 在去了三次后,她终于忍不住了,再也不想去了;而我去了五次,基本完成了任务。

我们的校运会

9月29日我校举行了2002年度秋季田径运动会。

一大早,参加开幕式入场的红旗队、鲜花队(全部来自我们高一年级)和我们年级的“方队”(96人)就早早的赶到了田径场边,穿好服装,等待运动会的开始。 7点20分开始入场,校旗队、红旗队、鲜花队、七个年级的方队、武术队、有氧操表演队踏着不太整齐的正步依次入场。 我和另外几位同学由于没有参加竞赛项目也不参加入场式,就负责把提供给运动员的饮料搬到我们班的“阵地”——篮球场东北角。 另外,我还带了自己的两瓶矿泉水和一本物理参考书。

在升国旗、校长讲话后,学生会主席宣布运动会正式开始。 比赛很快开始了。 但是我忘了带望远镜,所以看不见,我只好拿书出来看。 当然我也看看比赛。

上午,我班的“阵地”上人很少,参加入场式的同学都不知去向,使政治班主任十分着急。 原来,他们找不到我们,就去图书馆休息了。 上午的比赛中,我班得了女子跳远年级第一名。

下午,我班的人基本到齐了。 不过,3:25的男子1000M让我们惊得不小,因为参加比赛的王帅同学在3:10还没有检录,到处找不到他,急坏了3位班主任。 原来他到教室里去了。 最后他得了第六名。

“班班有歌声”活动与录音

“班班有歌声”活动即将举行,可是我们高一⑵班还没有选好到底唱哪两首歌。 星期二下午团队课,宣传委员周艳同学跑到讲台上对大家说:“我初步定了雪绒花和橄榄树两首歌。谁有更好的请提出来。” 唐沂同学提出了My Love,他对周艳唱了一遍;顾放想出了他最爱的第一次,也对周艳唱了一遍。 我想向大家推荐得民心者得天下(电视剧雍正王朝的主题曲),我就站到讲台上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对全班唱了一遍,博得一片掌声,有22人表示这首歌好听。

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没有人再推荐其他歌曲,周艳说:“现在举手表决。请大家每人选两首歌。” 结果,第一轮有6人投了我这首歌的票,第二轮只有9人,这首歌被淘汰了。 入选曲目是橄榄树和My Love。

关键问题不在这儿。 由于我上台演唱时,有六位同学正在开会,没有听到我的歌声,他们很想听一听,而我不太愿意再次演唱。 夜里,由于张至雍同学的“甜言蜜语”,我唱了一段Edelweiss,没想到,他竟用复读机把我的声音录到了磁带上。 以后的几天,我的“最新单曲”在宿舍、教室被反复播放。 因为磁带质量不好,有的地方可以听到狮子叫似的呜呜声,让人听了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