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日记

8月25日

今天是我军训的第一天。据《普通高校军事技能训练简明教程》:“对在校大学生进行基本军事技能训练是大学生履行兵役义务的重要形式,是加强国防后备力量建设的有效途径。”原来,“依法服兵役”未必一定要应征参军,军训是另一种形式。同时,军训也是我的培养计划上的一门必修课程,54学时,有3个学分。

今天的军训是下午五点开始的。第一次穿上迷彩服(高中的军训只是穿校服),虽然觉得很热,但是照照镜子,看到自己很神气,有点像电视里的“好男儿”。到D206开了个会,见到了将要指导我们军训的教官们;连长、副连长是武警部队的两位警官,指导员是我们信息安全工程学院的团委书记王京峰老师,副指导员是微电子学院的一位大三学长。我们是十二连,分四个排,每个排三个班,每班8-10个人;班长就是本年级的同学,我属于三班,班长严栋孜;班长们已经接受了四天的训练,并且会带领我们进行以后的训练。这个会上给大家讲了讲今晚和明早的安排。

然后在楼下列队,带到餐厅。军训期间大部分活动均为集体活动,包括吃饭。我们连指定在东区食堂一楼吃饭,而且座位是固定的;不过饭菜还是可以自己选滴,而且是要刷卡收费的(有人告诉我:免费?想得美!)。就餐时不可以说话。吃完了就可以自行离开。回到宿舍,赶快冲个凉。

七点钟再次集合,带好小凳子,在宿舍楼下东侧召开连务会。教官首先教大家如何使用小凳子;在部队小凳子并非放下就坐,而是在“准备小凳”口令时把凳子从左手上移到身后,“放”时迅速放下小凳,“好”才能站起,等到“坐下”才可以坐,“起立”时要迅速起立,然后是“取凳子—好”;在部队,做各种动作,一是要迅速,而是要干净利索、没有多余的动作(以坐下为例,不要再移凳子、拎裤子)。然后教了《团结就是力量》《一二三四歌》《练兵歌》三首军歌,其中前两首我以前学过,在每次开饭前就要唱军歌。最后班长教大家如何“拉歌”;“拉歌”就是连与连之间互相要求对方表演,这是军队特有的一种娱乐形式。八点半会议结束,回宿舍休息。

今天没有进行训练,所以并不累。明天开始就要进行普训,9月2日去奉贤实弹射击,7日早上军训结束。明天早上要求5:20下楼集合,要早起了……

8月26日

今天是军训的第二天。

昨晚睡得不错,因为带了电风扇放在床上,所以也不特别热。早上用BP机调了5点钟的闹钟,结果不到5点就醒了。赶快起床、洗漱,然后迅速下楼,要求5:15就要集合。昨天晚上集合我们小班迟到比较多,今天很好,一个人也没有迟到。集合后直接带往餐厅用餐,排长队……

6:10用餐完毕,赶去参加开训仪式,仪式在南区体育场举行。校长谢绳武先生出席了开训仪式,可见校方对我们的军训十分重视。军训的意义昨天我已经写过了:大学生服兵役的重要形式,也是主要的形式(真正参军的有几个?)。今年的军训还是交大历届军训人数最多的,这是因为第二医科大学去年并入了交大。开训仪式上,女兵们还向男兵们"挑战",我们当然就"应战"了;双方交换了"挑战书"和"应战书"。

8:40会议结束,马上开始训练。我们连的训练场地在文科图书馆东南的道路上。此处只有几棵小树,阳光直射下,穿着长袖军装的我们汗如雨下。上午的训练时间不长,只有一个小时多,教了立正、稍息、跨立三个基本动作。动作不难,高中也学过,所以很快就完成了。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动作都是以班为单位,由班长讲解、示范的。教官只是来回巡视,辅助班长指导我们完成练习。

我注意到,教官在培养班长们、连值班员(也由一位班长担任)的指挥能力。在带领部队行军的时候,都是由他们下命令进行;集合、清点人数也完全由他们负责。记得美国西点军校的教育目标就是:一年级学会服从、二年级以后学会指挥。

10-11点是政训时间。今年的军训正值《江泽民文选》发表后不久,因此政训内容应该是学习《江选》,不过今天没有学习。

午餐后,在食堂吹了会空调(享受啊,不过多吹会感冒),回到宿舍。午休时间我睡了2小时的觉,以保持下午训练的体力。还有1小时多躺在床上听音乐。

15:15集合,开始下午的2小时训练。下午没有在太阳下面训练,而是在媒设大楼里的荫凉处进行。下午学习了很多动作:向右看齐、敬礼、整理着装、停止间转(向左向右向后转)、蹲下、坐下等,学完了除"三大步伐"以外的所有内容。班长说,这些动作做得标准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整齐;即使做得有点不到位,也千万不要再次调整,否则这个小动作在外部看来是很明显、很难看的。 17点开始会操,不过今天为节约时间没有集合进行,只是教官到各个班这儿来看了看。

晚餐后短暂的休息,然后到D206教室观看了《队列》VCD片。

一天的日程到此结束,有点累,但是我知道,这个还刚刚是个开始。明天起要学习"三大步伐",也就是齐步、正步、跑步,训练时需要较多的移动身体,那样体力消耗就更大了。不过指挥员说了,如果学得快、学得好,以后就可以晚点起床、下午晚点开始训练(这个还是蛮诱人的)。

今晚有《加油!好男儿》的3进1王位争夺战;中午我也听了不少相关的歌曲。电视上的"好男儿"只有一个第1名,然后10进9那场徐根宝说得好:能到现在,你们10个都已经是好男儿了。我想,我们也是"好男儿",一定能够胜利完成我们的军训任务!

最后贴上一段《加油!好男儿》的主题曲《我要的世界》(萧亚轩)的歌词,和各位读者共勉:"我要的世界,梦想在怀中,未来呼唤我,相信我能坚强得走到最后。"我相信,我一定能走到最后的!

8月27日

终于进入了第三天。

早上起床时间稍晚了一点,为5:30,不过起来时却感觉有点累。首先训练一小时,然后吃饭。饭后休息一小时,再出发进行两小时的训练。下午因为高温加上下雨,推迟到16:45才集合,只训练了一小时。

今天主要学习齐步、正步、跑步"三大步伐",以及齐步与正步间的变换。虽然高中时都学过、要领也都知道,但是我还是走得比较差。特别是正步,我有时比别人慢半拍,显得很不整齐;有时则步距过大,导致旁边的同学跟着走到太快,后面同学跟不上了。班长给我讲了好几次,我才稍有好转。记得高中时我也是走正步最差,还被送进了顾放的小班单独训练。我觉得,我走得不够好的原因是过分的紧张,总是害怕自己不齐或走错,习惯于看着旁边的同学把脚下在哪里才下脚,这样反而导致走得不齐。明天我要注意克服这个毛病,不要拖大家的后腿。其他同学也有些速度不同的毛病,因为要向中间对齐,所以班长将速度合适的同学调到中间位置,解决了这个问题。

上午10-11点的政训时间,我们以班为单位学习了《江泽民文选》的一部分文章。因为我朗读和提问得比较好,所以我讲了很长时间,还提了若干有点critical的问题让大家思考。我看到5Q上的评论中有人认为学习《江选》没啥意思,我觉得它十分有用,虽然有点"大道理",但是和实际结合起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它的意义的。

因为看大家训练比较认真,学的也挺快,连长和指导员决定晚上不安排活动,让大家休息。

明天轮到我们班担任"内卫哨",就是在宿舍楼下执勤,观察是否有可疑人员进入;我的时段是下午15:30-18:00。

我觉得,军训虽苦,但是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它可以培养我的组织纪律性。军训让圆的人变成方的,让尖的人便成平的。

8月28日

第四天到了,可以说今天是非常轻松的。

早上和上午分班练习三大步伐及其变换。我走得比昨天有进步,但是最后一步偶尔还是有失误,一不小心就比别人步子大了。9:30进行了连内会操,但是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我们班没有上去。

连长和指导员再次强调了身体健康问题,说不要带病训练。昨天有同学发高烧,自己却浑然不知,被同学送去校医院,39.1℃ ,马上转到五院去了。今天教官看到一位同学衣服湿透,马上问他是否生病了,他说只是汗多、没有不舒服,并坚持训练;教官于是又过来看了他好几次。

下午别人出去时我还可以再休息十几分钟,因为今天轮到我们班值内务哨(坐在宿舍楼门口),我抽签抽到了15:30-18:00,正好是下午训练时间。放哨时可以坐着,只要在教官、指导员过来时起立敬礼即可;来了4批指导员,有一位指导员骑着自行车过来,我也起立了,她连说"我不是来检查的,坐下吧"。我拿了本《江泽民文选》阅读,然后写了篇感想,这篇文章30日要交的。吃饭是两个人轮流吃,不允许两人同时离开岗位。我看到送水工十分辛苦,短短的两个半小时就来了两次,送来7桶水,而且都要搬上楼,累得他赤膊还汗流满面;想想也是,我们宿舍每两天就要订一桶水,是平时的两倍。

听说,下午高温,其他同学完全没有训练,在学习《江选》,或者休息。

晚上去逸夫楼200号观看国防知识竞赛,我们班级的汪天都同学代表二营参加了这个比赛。很可惜,碰到一道有争议的题、一道答案错误的题,还有一道题多了一个"的"字被判为错误,结果只得了第三名,本来可以得第二的。空调会议室,很舒服的;教官和我们一起走过去,也没有要求整队,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明天开始方队练习,可能要在阳光直射的道路上进行训练了。像今天这样轻松的日子,可能不会再有了!

8月29日

第五天了。

早上起床时有点累,BP机响后差点又睡着。赶快下楼,以排为单位在路上走了几个来回,练习齐步、正步及其变换。这是为后面的方队练习作准备,方队是阅兵的形式。

早餐后去武装部取枪,今天学习瞄准。取出的80支枪都是真枪,所以教官很仔细的清点了枪数是否正确;几年前曾经缺了一支枪,结果只好在全校范围内寻找,花了好大劲才找回来;子弹是没有的,但是枪上有刺刀,教官叮嘱大家千万不要拉出来,刺刀很锋利的。走了很远的路到思源湖边,趴在地上瞄准插在对岸的靶子。靶子上有敌人头、胸部的图形,要打在敌人身上的环才有效,和运动射击的圆形靶有所不同。为了保证安全,操枪时必须穿长袖子的作训服,今天又是36℃的高温,使我们汗衫湿透、只好不停的擦汗;教官也很体谅大家,同意大家卷起袖子,并把汗衫下摆拉在裤子外面。分两批,每人瞄了半小时,就结束了;再去武装部把枪还掉,没有政训,直接吃饭。汗出得很多,我看中午太阳很大而且回到宿舍才11:30,所以把长裤洗了(只有一条一直要穿,一般没机会洗),在阳台上晒了两小时就干了。

下午15:30带到媒设大楼那儿学习《江选》,不过有些同学不认真,开始玩杀人游戏,指导员没发现。

晚上去D206观看"励志讲坛"军训特辑转播,本期邀请的是军训团团长。因为广播声音太轻听不清楚,指导员考虑了下说:"小班长和想听的留下,别人走吧"我就自己回宿舍了,结果回来不久班长打电话来让我快点过去。赶过去后连长听了我的原因,告诉我部队里不可以随意离开,如果指导员让离开,会组织整队带回的。因为十几个同学都像我一样自行离开了,连长很生气,决定明天开始每晚20:00要在楼下集合点名,如果下雨就到宿舍检查人是否在。

今天开始,蒋彦同学不用再参加训练了,因为他被选为了我们连的通讯员,负责撰写新闻稿。他只要有时来看看我们的训练和活动,然后每天交一篇稿子就可以了。真幸福啊!羡慕ing。

8月30日

今天是第六天,轮到我们十二连与十一连、十三连一起升国旗。很早起床,去菁菁堂广场升旗。记得几个月前,曾轮到我们班级升旗。今天的升旗是第二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因为平时升旗是大一、研一负责,军训则只有一次。升旗仪式前后,我们连喊出了昨天想好的、能够体现我们的特色的口号:

信安微电 勇往直前 强强联手 前途无限

上午训练时,突然下起了雨。雨下得不大,但是有些同学衣服有点湿了;连长问大家是否要回宿舍换衣服,大家都说不要。于是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我们穿着绿色的军装,喊着"一 二 三 四"的番号,在雨中训练,以排为单位练习齐步、正步及其转换。连长说,在部队里要求大家去躲雨或换衣服是对战士的一种侮辱,在雨中训练是军人特有的一种浪漫;连长还说,我们将来一定会记得今天在雨中踢正步的。雨渐渐大了,我们继续训练了一会儿,指导员接到电话要求带回,才结束训练回宿舍。

下午带着板凳去媒设大楼,学院领导要来慰问我们。坐了好长时间,大家聊聊天,很轻松。我们信安学院的陈副院长和洪敏老师来了,他们对我们在高温天坚持训练表示钦佩,并提醒大家要注意身体;后来微电子学院的领导也来过了。他们送来了冷饮、果汁和薯片给我们吃喝。下午没有训练。

8月31日

第七天了,过半了!

今天开始排真正的阅兵方队,也就是全连一个方队,至少80人,最多120人。我们连总共有143人,今天生病16人,内卫哨4人,早上 113人到达训练场。连长给我们排了个方队,然后一列一列走,先走一遍齐步、再走一遍正步。等我走完正步,连长推了推我让我排到这一列的最后去。等大家全部走完了,连长让刚才推过的人出列,我数了数,9个人;我们被PK了,就在这113进104的一场。然后,一天里,我们9个人就没有再参加过训练,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他们很光荣,可以代表我们连上场,我们虽然不用再受苦受累,但是也失去了这种荣誉。

晚上,全团在南区体育场观看电影《浴血太行》。因为电影结束时间较晚,时间不早了,所以今天少写点吧。

9月1日

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因为昨天就被PK了,今天继续在训练场边坐"冷板凳";看到有同学看书、听音乐,我也带了台MP3听,指导员没说什么。在方队中训练的同学很辛苦,为了减少"鲜明对比",指导员要求我们坐坐好,不要显得太懒散。

下午帮副指导员送了一份考勤单到铁生馆204的营部,算是唯一有意义的事。

明天要去奉贤打靶,傍晚连长强调了安全问题,尤其是不允许自说自话去捡弹壳。其实,弹壳没什么好玩的,只是很多同学从来没打过枪而觉得好奇罢了。我第二学期选了射击课,因此没什么好奇的。

粉色学院那边有人一直指责我文章太长看不完,现在可好了,每天这么无聊,没什么好写了!

9月2日

早上推迟到5:30起床,比前几天晚一点儿,当然比在家要早半小时。今天上午,我们去奉贤打靶。急急忙忙用完早餐,7:00在菁菁堂广场发车,去奉贤的某个小村旁的军用靶场,半小时就到了。等候半小时,然后趴在地上按5次扳机,没什么意思。为了节约时间,靶纸是不看的;有的同学打池里的鱼,有的同学打空中的鸟,反正不计成绩,就随便了。9:45就回到了学校。

中午连长有事外出,副连长在靶场为同学装子弹,所以吃饭也没人管了。指导员告诉大家,不必穿军训服装,可以去任何餐厅吃饭。我就穿了短裤,去东区三楼美美的饱餐一顿。

本来说下午也放假,指导员准备组织一场篮球赛,结果营部安排了会操,只得取消。连长从外面赶回来,带方队到光明体育场会操。我们这些被PK的人则坐在光明体育场以东的草地上休息。参加方队的同学看到我们觉得有点不爽,因为他们在太阳下、我们在树荫下,他们站着、我们坐着,有人说要让我们站军姿……

9月3日

今天继续着极度无聊的生活,坐在训练场旁边没事情干。

上午,看到了一张让我激动的报纸——昨天出版的营部简报《绿舰》,上面刊登了我的"稿件",一篇只有24个字的文章《军训小贴士》:

请在饭前洗手,防止病从口入,保证身体健康,完成训练任务!

同学们都认为这个稿子"很小儿科",但毕竟是我们连发表的第一批稿子之一(同一张报纸上还发表了我们连同学的一段日记)。当时我投稿时,回复电子邮件中就说了"有针对性",但是第二天没发表,等到今天终于看到了。

下午,我们连的方队在南区体育场参加了营部的会操;像我这些不参加方队的人则坐在主席台下面的跑道旁边观看,各连的情况都看得一清二楚。我看到了我们营的"劈枪连"十三连,持枪的姿势很好,但是走路时很不整齐;我们连走路十分整齐,速度也比较均匀,已经从两天前的第七名进步了很多。

这次会操后,又马不停蹄赶到光明体育场进行阅兵演习。我们不参加的是没得看了,就坐在外面草地上。演习直到近19点才结束,大家饥肠辘辘。

在水源diary版看到我的文章进精华区了,谢谢板主!

9月4日

白天基本重复着昨天的生活:上午看训练,下午看会操。

下午看会操之前,我们这些"残兵"去武装部把所有的小凳子还掉。我为了逞能,手臂上串了4 个小凳子,看上去很酷。

今天晚上在菁菁堂举行《军歌嘹亮——2005级学生军训文艺汇报演出》,连里有98张票。指导员首先把票发给了参加方队的同学,然后他们有不想看的(因为时间较长),我就得到了一张宝贵的票;11排43座,位置比较偏,但是比去教室看我已经看过两次的国庆50周年阅兵纪录片要强。演出十分精彩,歌曲、舞蹈、音乐剧、军体拳表演、小品、相声一应俱全,下面阵阵喝彩。当在大屏幕上看到自己连队的训练录像时,大家都欢呼了。本次演出由学联艺术中心设计,我觉得它具有专业的水准。

9月5日

应该是人生最后一次的军训接近尾声了。

上午,我们这些"残兵"在副指导员的带领下坐上了光明体育场的看台,观看阅兵仪式前最后的两遍排练。阅兵仪式并不完全等同于走方阵,先要升国旗,再是"同志们好"-"首长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然后才是走方阵,最后要作个军训总结。第一遍我们的这个方阵走得相当不错,然而到达操场中间立定后却脱帽子、乱动、手叉腰…… 第二遍,不知什么原因喊口令的同学在第一名标兵处就下达了"向右看"命令换正步走(应该是在第一名标兵等候入场,第二名处"向右看"换正步、第三名处"向前看"换齐步、第四名处"跑步走"离开)、忘记了喊"信安微电……"的口号;后来才知道,第一名标兵是我们的副连长,看到副连长大家太激动了,就忘了喊口号。

下午休整,不训练了。

傍晚,在楼下开了个会,先是讲了明天阅兵的安排和注意事项,然后教官和同学们互相感谢。看到今天的《绿舰》报上把某连的"残兵"称为了"阳光排",我们指导员也就沿用了这个很好的称呼。

9月6日

早上起个大早,用完早餐后去光明体育场观看阅兵式和总结大会。天上飘下几丝毛毛雨,活动照常举行。阅兵式在7:30准时开始。流程和昨天的第一次演习基本一致,我们连的方队也走得不错,没有出现看到副连长太激动而忘记喊口号的事情。 9:40,当杨军团长宣布"上海交通大学2005级学生军训圆满结束"时,全场欢呼了。然后,用水源上的说法

发信人: hebeishadow(唐伯虎是点蚊香的·心系燕赵), 信区: HeBei
标  题: 今年军训的孩子们真赞
发信站: 饮水思源 (2006年09月06日09:35:03 星期三)

最终结束的时候没扔帽子- -!让我很失望。。。。
之后开始扔教官- -!
再之后开始扔小班长- -!。。。。。
再之后把小班长扔起来不接,直接让1与地面亲密接触- -!

怒赞

※ 来源:·饮水思源 bbs.sjtu.edu.cn·[FROM: 211.80.58.164]

我亲眼看到很多连队把连长抛上了天,我们的付连长也没能幸免,黄副连长因为当了标兵没有过来所以逃过一劫。

然后军训就全部结束了。回到宿舍,脱下绿色的军训服和解放鞋,换上平时的衣服和鞋子;有同学说,不穿解放鞋还有点不习惯呢。明天开始,不必每天5点刚过就起床,不必在指定食堂的指定座位用餐,不必离开教室也要排队,不必站起来就两手贴紧裤缝还要形成三个平面,不必走路时看着前面人的脚步然后和他走得一样,不必……军训时的军事化管理,迫使我们养成了这种条件反射,现在终于可以取消了。

中午,顺利拿到了军训合格证,证明我已经走过了军训这一段不可逃避、也难以忘怀的人生历程。

今天我终于站上这年轻的战场,请你给我一束爱的光芒
今天我将要走向这挑战的远方,我要把这世界为你点亮
——《加油!好男儿》2006年度主题歌:《年轻的战场》

人生最后一次的军训结束了,我的军训日记也写完了,阳光男孩在此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和鼓励。

Tags: life